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評論 > 觀點評論
鄉鎮到底應該寫什麼樣的材料
發布時間:2019-08-13   來源:人民論壇網   點擊:    字号:[ ]

    文風體現作風,影響黨風,絕對不是小事。近來,關于文風的話題又熱了起來,更有不少人、不少文專門讨論鄉鎮的材料問題,感歎鄉鎮材料太多、太繁,鄉鎮寫材料的人太苦、太累。筆者已在鄉鎮工作六年多,有大半的時間在寫材料,關于這個問題,不免有些感觸。我認為,不同層級機關的改文風,應該有所側重。鄉鎮材料改文風的核心在于,鄉鎮能寫出什麼樣的材料,上級需要什麼樣的材料,搞清楚了這個問題,也就搞清楚了鄉鎮改文風的方向和路徑。

    鄉鎮處于民生服務第一線、維護穩定最前沿,主要是抓上級政策的落實,主要是面對面和老百姓打交道,業務性很強,實際操作中的土辦法很多,文來文往解決不了老百姓的切身問題。僅僅靠寫材料,很難在鄉鎮站住腳。故而,有的領導不太重視,有的文字工作者也覺得臉上無光,沒有成就感、缺乏動力。另一方面,因為種種原因,鄉鎮機關對人才的吸引力比較低,人才要麼不願意來,要麼來了又要走。總之,留下來的、站住腳的多是業務大拿,會寫材料的人太少。實踐中,不少鄉鎮幹部和群衆打交道是一把好手,寫材料就比較犯怵。因此,大多數鄉鎮寫出來的材料不可能非常精緻、非常完善,能做到文通字順、符合基本公文規範,就很不錯了。這是實際情況,一時半會改變不了。

    既然鄉鎮寫出的材料大部分都是粗糙的,那材料工作在鄉鎮到底重不重要?當然重要,至少在傳遞信息方面,文字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實事求是,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方法,我們的所有工作、所有政策要以事實為依據。鄉鎮幹部天天接觸老百姓,走出家門、走出政府大院,兩三步、十來分鐘,就是田間地頭、就是廠礦車間,就是街談巷議,随時随地都能接觸到服務對象、管理對象,都能聽到原汁原味的民情民意。與之相比,上級機關與基層群衆,在時間和空間上,隔了一段距離,不可能随時随地的和老百姓面對面交流,縱然是深入基層調研,也總有個先來後到,也總有個時間限制。因此,了解基層情況,上級機關更多地借助于白紙黑字,更多地借助于基層報材料,報反映真實情況的材料。“真實”是上級機關對基層材料的第一訴求。從這個角度看,上級機關需要材料,鄉鎮應該寫好材料。

    然而,某些鄉鎮文字工作者或者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力,或者暗自揣摩上級意圖,把過多精力花在了穿靴戴帽、遣詞造句上,花在了模仿上級材料、借鑒優秀材料上。須知,材料千萬種,真實第一種。有些話、有些表述用在上級機關是言之有物,簡單套用在鄉鎮材料裡就是言之無物,是濫用、無用,甚至是誤用。鄉鎮材料注水,與部分基層文字工作者故弄玄虛、生搬硬套不無關系;鄉鎮材料工作太苦太累太煩,與鄉鎮文字工作者不得法的“自加壓力”不無關系,根子上,還是作風漂浮,按捺不住一顆躁動的心。

    克服矛盾,既要靠外因,也要靠内因,且内因是決定性力量。具體到鄉鎮改文風上,上級導向是一個方面,能整合的整合、能取消的取消,減少基層報文次數,讓鄉鎮幹部有更多的時間去落實政策、服務群衆、促進發展;基層文字工作者在思想觀念上脫虛向實是另一方面,且是更關鍵、更重要的一方面。方法千萬條,寫實第一條。要把更多精力花在了解實際情況上,着力把千頭萬緒的基層工作梳理清楚,把最真實的情況有條理、有重點、有預見地反映上去,當好上級機關的千裡眼、順風耳,當好基層工作的宣傳員、播報員。要多些幹貨、少些水分,多些道理、少些文采,多些有一說一、少些穿鑿附會,有什麼寫什麼,既省力,也對路,何樂而不為呢。至于什麼辭藻華美,讓它和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一起随風而逝吧。

 

    (戚小強  蘇州市昆山高新區社會事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