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考核
江蘇省2018年綜合考核工作綜述
發布時間:2019-04-23   來源:綜合考核處   點擊:    字号:[ ]

 

考核“指揮棒”“考”出高質量發展加速度

——江蘇省2018年綜合考核工作綜述


    考核是“指揮棒”,也是“風向标”。

    過去一年,江蘇作出全面推行綜合考核的重大制度安排,将綜合考核作為統籌全盤工作的“總抓手”,系統謀劃、上下聯動、持續用力,不僅變紮堆考核、多頭考核為綜合考核,讓基層一門心思謀發展、心無旁骛抓落實,更是以考核為“标尺”“考卷”,“考”出了幹事創業的精氣神,“考”出了戮力同心的正能量,“考”出了高質量發展的加速度。

    “考大事”“考要事”,高質量發展方向更明

    綜合考核就是要考大事、考實事、考硬事,通過指标設置告訴各級各部門“做什麼”和“怎麼做”,以可操作、可衡量、可檢驗的具體要求,引導各地“精準制導”、集中發力。

    圍繞新發展理念和“六個高質量”目标,江蘇在全國率先建立了四套高質量監測評價考核指标體系,将高質量發展質的規定性量化為具體的指标,有力激發了新決策導向和新政績導向。

    按照中央打好“三大攻堅戰”的要求,專門設置政府性債務率、空氣質量優良天數、PM2.5年均濃度等共性指标和農村危房改造、低收入人口脫貧等個性指标,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保駕護航。針對江蘇經濟總量大,但産業結構仍處于中低端、創新能力不足等現狀,專門設置“三新”經濟增加值和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等指标,引領推動各地優化産業結構、加快動能轉換,在重點領域、關鍵産業不斷取得新突破。

    科學合理的指标體系,有力助推了經濟平穩健康、持續向好。2018年,戰略性新興産業、高新技術産業産值分别增長8.8%、11%,占比提高至32%和43.8%;高技術制造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分别增長11.1%、8%;單位地區生産總值能耗下降6.18%;新能源汽車增長139.9%……全省支撐高質量發展的各種有利因素更快累積、更加彙聚。

    将省級機關績效考核對接高質量發展,倒逼有關部門實實在在完成省委省政府各項工作目标、兌現相關承諾。省交通廳把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建設作為年度考核重點,助推一批事關長遠和全局發展難題的解決,南沿江城際鐵路開工建設,蘇南碩放機場完成航站樓改造,連鹽鐵路建成通車,徐宿淮鹽鐵路加快推進,助推省委省政府重大決策部署落地見效。

    針對不同地區自然禀賦與發展階段差異,充分考慮省委省政府對各設區市的不同發展定位和目标任務要求,綜合考核突出指标設置“個性化”,精準鎖定各地高質量發展靶向。如對南京市重考“城市首位度提升”,對蘇州市重考“實施新興産業跨越行動計劃”,對無錫市重考“加快推進國家傳感網創新示範區建設”,對連雲港市重考“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建設……

    靶向考核有力引導各地發展指向。2018年,南京市地區生産總值增長8%,超過全省平均水平,增速位列全省第一,在GDP萬億元城市中實現進位。蘇州市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納米技術和人工智能等先導産業産值占比達到15.7%。無錫市2018年物聯網産業和集成電路産業産值分别增長18%和12%。連雲港市“兩基地”建設強力推進,上合物流園獲批國家示範園。

    “講政治”“樹導向”,彰顯“抓好黨建是最大政績”

    把黨的建設成效作為一個闆塊進行考核,是江蘇綜合考核的鮮明特色。

    去年是我省黨建工作曆史上的第一次“統考”“大考”,不僅在内容上涵蓋政治建設、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紀律建設和反腐敗鬥争、黨委(黨組)書記抓黨建等方面,更通過“乘數計分法”,把黨建考核得分作為乘數與推進高質量發展成效得分相乘,得出年度考核綜合得分,既充分體現了抓好黨建“最大政績”的“乘數效應”,又切實體現了高質量黨建與高質量發展的“疊加效應”。

    考核突出解決黨建工作中的難點、堵點、痛點,推動黨建工作重點任務落實和問題難題解決。無錫市把基層黨建“三項工程”列為考核重要内容,研究制定了村(社區)黨組織書記激勵保障、黨支部星級化創建、黨建品牌培育等一系列制度規範,2018年超過90%的基層黨支部通過标準化規範化達标驗收。鎮江市用考核推動互聯網企業黨建工作提質增效,“紅網計劃”工作經驗在中國網絡社會組織聯合會黨委成立大會上作交流。鹽城市将基層黨建重點難點問題納入綜合考核重要内容,出台村、“兩新”組織黨組織書記激勵考核辦法,建立村黨組織書記報酬自然增長機制,2018年人均報酬超5.5萬元。

    以考核倒逼黨建責任落實,真正把黨的建設融入日常、抓在平時、嚴在經常。一些書記在年終綜合考核時感慨:“現在大家普遍有了大抓黨建的政治自覺性和政治緊迫感”。

    “立體評”“補短闆”,為地方發展“把脈問診”

    綜合考核關乎對一個地區、一個部門全年工作的綜合評判,必須客觀、公正、立體,确保權威性和公信力。

    綜合考核不搞年終“一錘子買賣”,而是與日常考核、專項考核、巡視巡察、經濟責任審計等結果有效結合,全面、客觀、動态掌握評價被考核對象的實績實效,同時把群衆滿意作為剛性要求和評判标尺。

    聚焦提升群衆獲得感,綜合考核把增加群衆收入、發展社會事業、實施民生工程、加強生态環境保護等事關群衆切身利益的重大問題納入考核,并專門選取3.5萬名社會公衆、“兩代表一委員”對各設區市進行滿意度評價。省級機關服務高質量發展考核對全省3000多名社會公衆問卷調查。常州市在綜合考核工作中,面向全社會聽呼聲、詢意見,9161人(次)參加網上民意調查活動,梳理出有效問題和意見建議253條。

    考核是一次評價,更是一次“體檢”。通過考核,各地各部門發現不足、明确短闆,進而有針對性地找原因、定措施、抓整改,推動工作提升。宿遷市把備受沿岸十多萬居民的诟病的馬陵河整治工作納入綜合考核,推動河道水質日益改善,全線從重度黑臭逐漸變成III-Ⅳ類水質并穩定下來,成為黑臭水體整治樣闆。連雲港市在劣V類入海河流水質改善情況納入省高質量發展考核後,率先出台實施覆蓋整個市域的污染物收集、污染物處理、清潔能源利用和監測監控“四個能力”提升方案,綜合采取市長集中約談、重點事項交辦單等多種手段,推動6條劣V類入海河流水質明顯改善。徐州市泉山區抓住省高質量發展監測評價中對城鎮棚戶區改造覆蓋率考核的有利契機,2個月内啃下了8年未解決的韓山拆遷掃尾“硬骨頭”,解決了17個項目、近20萬㎡拆遷遺留問題,創造了棚改拆遷的“韓山經驗”。

    “嚴獎懲”“重應用”,傳遞壓力激勵擔當

    考核的目的是推動發展,“指揮棒”的威力在于指揮。結果運用的力度越大,考核的威力就越強。

    有效轉變工作作風。綜合考核把原來多個系統條線分頭開展的檢查考核納入其中、統籌進行,督查檢查考核數量從237項壓縮到84項,切實減輕了基層負擔,有效遏制了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為基層幹部辦實事、解難題留足了時間。南通市實行“一體化”考核法,把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基層黨建、意識形态工作責任制檢查考核,幹部選拔任用“一報告兩評議”,以及條線檢查考核一并納入,真正為基層減負松綁。

    強化考核正向激勵。省委、省政府向各設區市、省級機關單位通報綜合考核結果,表彰考核先進集體、先進個人,激勵鼓勵幹事創業。泰州市設立“駿馬獎”,對深化改革勇争先、推動發展走在前、狠抓落實行動快的單位和個人進行褒獎,釋放出賞罰分明、激勵幹事的強烈信号。

    與幹部管理挂鈎。充分發揮考核的“評判器”“識别儀”作用,把考核結果作為幹部選拔任用、評先評優的重要依據,并把考核與幹部甄别常态化、幹部能上能下常态化有機結合起來,通過日常考核、集中考核、個别談話、非定向推薦優秀幹部等渠道和方法,掌握幹部的活情況,為幹部工作提供重要參考。淮安市建立領導幹部個人專屬實績考核檔案,“一人一檔、一事一記”,彰顯“以考核定實績、以實績論英雄”的鮮明導向。揚州市邗江區領導班子年度考核測評,專門設計“擔當作為的幹部”和“庸懶不作為的幹部”推薦選項,對考核先進單位的幹部優先提拔使用。

    加大反向鞭策力度。省考核辦向各設區市主要領導反饋各項考核得分、領導班子總體評價及省管幹部個人考核等次情況,各設區市、省級機關單位根據反饋的信息,深入總結經驗,認真查找不足,制定整改方案,落實整改措施,促進工作不斷進步。考核結果排名末位的單位和被評定為“較差”等次的領導班子,督促其向省委省政府書面報告原因、提出整改措施。推行考核反饋談心談話制度,單位主要領導與班子成員談話,反饋考核情況、提出改進建議。

    有群衆反映:“綜合考核真正把幹部逼上了發展一線,逼近了基層群衆,逼出了工作成效。一些幹部感到不好過了,更多群衆感到好過了。”